北京中核研新技术有限公司
软件安卓下载

繁体版
操作技巧
简体版
免费下载
北京中核研新技术有限公司
游戏下载
> 澳彩 亚盘
可以吗
> 凑合老公是大佬

凑合老公是大佬

北京中核研新技术有限公司提供了小说《澳彩 亚盘》⚽️澳彩 亚盘⚽️拥有亚洲顶级的投注系统,提供顶级体育赛事的直播通道,澳彩 亚盘会员登录提供包括NBA,CBA,FIFA,欧洲杯,世界杯,意甲,德甲...

大白腿见我这么说就踹我,说我成天就知道瞎说,要是我被开除了,她也陪着我不上了。我有些感动的说还是我同桌对我好,不过说完我就后悔了,扭头看了眼于涵,见她脸上没啥表情,也没说话。李语彤为了缓解氛围,说还有她,也跟我一块不上了。单飞这时候接话说,那感情好,到时候来我们学校吧,我罩你。李语彤不屑地说:“你们学校那么烂,我才不去呢。”后来大家聊着聊着就到了毕业这个问题上,今年六月份过后,大家以后就要分开了,虽说还在一个城市里,但是以后想聚起来恐怕会困难得多,一时间气氛有些压抑,都有些伤感。最后分开的时候是我送于涵回去的,我把今天的情诗递给她,不知道为什么,于涵接过去的时候手微微有些颤抖。我握了握她的手,微笑着说:“明天元宵节过后就要开学了,也不知道会被会被开除,我不怕退学,遗憾的是不能每天都看到你了,不过最后不管能不能够跟你在一起,我想让你知道,你都是我心里最特殊的那个人。”这番话我说的很动情,要是我是个女生的话,我都能被自己给感动了。于涵自然也不例外,看起来很感动,说我一定不会被开除的,说着问我明天晚上有没有时间,她跟我一起去看灯。其实我每年元宵节都会跟单飞一块儿出去看灯的,我爸妈不去,说人太多,哪是看灯,明明是看人。我想了想说应该有时间,明天再联系。第二天晚上跟我爸妈吃过饭之后我问他俩出不出去看灯,他们都说不去,我就给单飞打了个电话,说为了哥的幸福,晚上就不跟他一起看灯了。单飞说他正好也要跟我说不跟我一起了,他也约了人,我问他约的谁,他嘿嘿的笑了两声,说不告诉我,让我猜。我当时想都没想,直接说:“李语彤!”单飞没正面回答,只是更加猥琐的笑了两声,算是默认了。这你妈的,这小子行啊,我嘱咐他说:“那行,晚上看好她啊,别让那个浪*跟别人跑了。”单飞骂了我一句就把电话挂了。没想到单飞竟然跟李语彤俩人去看灯了,看来这是要好的节奏啊,这浪*说不定就是我弟妹了,这你妈的,以后偷看她的屁股都得注意点了。跟绝大多数城市一样,我们这元宵节也会在路边放各种花灯,也会燃放很多的烟花,一到了晚上,路上的行人可以说是摩肩擦踵,比过年的时候还热闹。我跟于涵俩人在路上跟着人流走,欣赏着路旁的各色花灯和路上行驶着的灯车,于涵跟个小孩子一样,看到好玩的灯都要跑过去研究半天,还让我给她买了个小糖人。走到河边的时候碰巧撞上对岸的广场上开始燃放烟花,好多行人都停了下来,于涵把我拉到河边亭子旁的碎石上,让我跟她站在了一起。一直到烟花放完,人群慢慢散去,于涵才扭过头来看向我,伸出手来,说:“来,拿来。”我愣了一下,接着赶紧把今天要送给她的情诗放在了她的手心中。于涵点头看了看,然后收了起来,两只手背在身后,看着我说:“有没有什么话想说。”我想了想,说:“做我女朋友吧。”“好。”于涵的回答干脆而清澈,没有丝毫的迟疑。我一下子愣住了,不可思议的看着她,她眨巴了眨巴眼睛,说:“怎么,不高兴?要我说不吗?”我当时惊的有些呆住了,不过好在很快反应了过来,一把把她抱在了怀里,抱着她转起了圈。等我把她放下后,我一脸欣喜的看着她说:“我这不是在做梦吧。”她没回答我,踮起脚尖轻轻地在我脸庞吻了一下,轻声道:“谢谢你的第一百一十一封情书。” 听到于涵准确的说出我送给她的情书的数量之后,我愣了一下,因为连我自己都没有记到底送了多少封,不过大体算过来确实有三个多月了。我把她紧紧的抱在怀中,轻声道:“只要你喜欢,以后我照样每天送你一封。”于涵也轻轻的拿手环住了我的腰,我俩这样抱了很久,我心中所有的不快与担忧一扫而光,满满的都是甜蜜。我们两个往回走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,我本来要送她回去的,结果她没让,从路边叫了一辆出车。临上车前我重新把她拽住,认真的看着她说:“咱俩这可真好上了啊,不带反悔的啊,来,拉钩。”于涵笑着伸手摸了摸我的脸,说:“好,看你,跟个小孩似得。”说着她就用小指拉了拉钩,不过上车前又转过身来问我说:“其实本来昨天就应该有一百一十一封的,但是中间有一天你没给我。”啊?我有些吃惊,我每天都送的,怎么会少了一封呢。于涵说她也不知道,她确定是我没给她,因为所有情诗她都保存的非常好,说着她想了下,说好像是最开始那几天的时候少了一封。我点点头,说我回去看看着吧,于涵冲我挥挥手,笑着说:“明天见。”回去的路上聪哥可以说是全身舒畅啊,不过一想到于涵刚才给我说的那事就有点郁闷,少了这一封,就连不起来了。等我慢慢溜达到家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了,那次我跟飞机头打架,是让大白腿帮我上去送的,难不成……想到这里我就赶紧打住了,我相信大白腿的为人,她不会做出这种事,或者说是我不愿意去想,不愿去相信大白腿会这么做。回到家之后我有些失魂落魄,因为我越不去想,越感觉好像这事就是大白腿做的,这样憋在心里也不是办法,我打算明天上学的时候找大白腿问问。但是意外的是第二天上学的时候大白腿一上午都没来,我靠,把我郁闷的,开学第一天就不来上课啊,她不来我连个聊天的都没有,可把我憋死了,只好回过头去跟后面坐的俩丑女瞎扯了几句。这俩女的就跟文字见了血似得拉着我一个劲儿的聊啊,根本就没我说话的份,唾沫星子都喷了我一脸。下午大白腿还是没来,我都快崩溃了,而且心里隐隐有些担忧和不安,不知道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。更煎熬的时候后面那俩丑女还一个劲儿的喊我,“帅哥,回头聊会儿吧。”聊你妈啊,我赶紧捂着肚子趴桌子上,说:“胃疼。”第二节课下课后班主任把我叫了出去,说带我去教务处,路上的时候告诉我跟张俊义打架那事儿学校打算帮我压下来,反正还有半年就要中考了,就放过我这次,不过有一点就是到毕业前这段时间,不管是校内还是校外,我都必须要老老实实的不再惹是生非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收藏回复